大连海事法院审判信息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案例指导 >民事
全站搜索
法院要闻
法院公告
文书样式

船舶触碰损害责任纠纷案

发布者:管理员  来源:本站  时间:2017-09-06

 

船舶触碰损害责任纠纷案

——委托他人看管船舶,不完全免除船舶所有人对船舶的安全管理义务

基本案情

 中海轮系第三人建造的130万载重吨矿砂船,被告B公司是该船买方。2013130日,第三人与被告B公司签订《交付和接受协议》,第三人将中海轮在第三人的船厂内交付给被告B公司,被告B公司取得该船的所有权。同日,第三人与被告B公司还签署协议,约定交船的同时被告B公司立即为中海轮购买船舶保险;还约定第三人同意中海轮交船后在第三人的码头停泊,最晚不迟于2013630日,停泊期间发生的相关停泊及维护费用由被告B公司承担,具体金额双方另行讨论;在码头停泊期间,第三人将按照船厂有关安全和保养相关规定,按照被告B公司要求对船舶进行必要的维护;第三人按后附的《中海轮安全管理委托协议》对船舶在码头停泊期间履行相应的安全管理责任。在该协议后附的《中海轮安全管理委托协议》及三个附件中,约定了被告B公司委托第三人履行中海轮停泊期间安全管理工作的具体内容及实施办法,包括船舶在码头停泊期间,船厂应做好防盗,防火,防台及防冻的工作安排等内容。201339日,中海轮受强风等诸多因素影响,全部缆绳断裂后随风漂移,与原告A公司码头相撞,造成码头受损。大连海事局经海事调查,得出的事故结论为中海轮应对本次事故承担全部责任。201348日至9日,上海中九工程检测有限公司和中船第九设计研究院工程有限公司受被告B公司的委托,完成事故现场的检测工作,并出具《原告A公司码头“2013.3.9受损事故综合检测评估及修复咨询报告》,该报告对修复费用的估算为73万元。而原告A公司为修复受损的码头实际花费工程款共计743466元。原告A公司在诉讼中曾向大连海事法院申请对码头的停工损失及临时搭设管线费用进行司法鉴定,后又申请撤回该项鉴定。事故发生时,中海轮上没有配备船员。

原告A公司请求判令:被告B公司赔偿原告A公司各项经济损失合计人民币130万元,并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支付自2014610日起至判决确定的履行之日届满日止的利息;诉讼费等全部法律费用由被告B公司承担。

被告B公司辩称:被告B公司并非本案的侵权行为人,只有在事故发生时履行船舶安全管理行为的人才可能成为侵权行为人。本案所涉事故发生时,中海轮安全管理行为是由第三人负责履行。

裁判结果

大连海事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系船舶触碰损害责任纠纷,当事人具有涉港因素,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的规定,侵权责任适用侵权行为地法律。本案中的船舶触碰发生地在内地,故本案纠纷应适用内地法律。

依照侵权责任法第三条规定,被侵权人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第六条第一款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本案的焦点问题是被告B公司是否为侵权人。被告B公司是中海轮的船舶所有人,船舶所有人负有对船舶的安全管理义务,应当采取充分有效的安全管理措施,防止或者避免船舶触碰他人财产造成侵害。如果船舶所有人疏于这种对船舶的管理,导致损害结果的发生,则船舶所有人具有过错。本案中,在船舶交付使用后,被告B公司仍然将船舶停放在第三人的码头,并与第三人签订安全管理委托协议,协议中涉及防台的工作安排,据此被告B公司认为本案所涉事故发生时,由第三人负责履行保障中海轮的安全管理。但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外国籍船舶管理规则第十四条规定,船舶在港内停泊,必须留有足以保证船舶安全操纵的船员值班,遇有台风警报等紧急情况,全体船员必须立即回船采取防范、应急等措施,故交船后,被告B公司将船舶在码头继续停靠时,应当安排足以保证船舶安全操纵的船员值班,尤其是在恶劣天气条件下,船舶受强风影响断缆随风漂移时,能够及时控制船舶的航行,避免事故发生。被告B公司作为船舶所有人,应该能够预见到强风天气会给船舶在码头停靠带来潜在的危险性,但被告B公司并没留有足以保证船舶安全操纵的船员在船上值班,也没有为应对恶劣天气条件而采取有效的防范、应急等措施,其本身具有一定过错,即使被告B公司与第三人之间存在协议,但该协议的内容也不足以完全免除被告B公司作为船舶所有人的安全管理责任。被告B公司为侵权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因原告A公司不要求第三人承担损害赔偿责任,故关于第三人是否要承担责任,不在本案的审理范围,可另案解决。关于赔偿金额,原告A公司修复码头实际花费743466元,与被告B公司委托相关机构做出的评估结论73万元在数额上接近,且有合同发票等证据证明,故本院对该项损失金额为743466予以确认。关于原告A公司主张的停工损失及临时搭设管线费用,因原告A公司在诉讼中曾向本院申请司法鉴定,后又申请撤回该项鉴定,而且对停工损失及临时搭设管线费用没有其他证据能够证明,本院亦无法对原告A公司的该损失和费用做出估算,故对原告A公司主张的这部分损失和费用,本院无法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条、第六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B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A公司码头修复费用人民币743466元及利息(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自2014611日起至判决确定的履行期间届满时止);

二、驳回原告A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宣判后,被告B公司不服,提起上诉。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

船舶触碰损害责任纠纷案属于典型的海事案件。2013年航运市场不景气,运价不高、运力过剩,有的新建造船舶没有立即投入使用,而是停靠在码头自行看管或者委托他人替为看管。此种情况下,如果发生船舶碰撞或者触碰事故,当事人容易对究竟谁才是赔偿主体产生争议。所谓船舶触碰,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船舶碰撞和触碰案件财产损害赔偿的规定》中对船舶触碰的定义,船舶触碰是指船舶与设施或者障碍物发生接触并造成财产损害的事故。本案中,中海轮缆绳断裂之后随风漂移撞到码头就是典型的船舶触碰案件。船舶触碰与船舶碰撞的区别主要表现在船舶碰撞是船舶与船舶或船舶属具之间的碰撞,依照海商法第八章规定确定碰撞船舶的赔偿责任,而船舶触碰是船舶与静止的建筑物或者构筑物之间的碰撞,一般依照民法通则、侵权责任法等规定确定触碰船舶的赔偿责任。

船舶碰撞产生的赔偿责任,法律明确规定由船舶所有人承担。而船舶触碰产生的赔偿责任由谁承担,没有法律明确规定,应当根据个案的不同情况确定赔偿主体。船舶触碰属于一般侵权行为,归责原则采用过错责任原则,依照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规定,应当由侵权行为人承担赔偿责任。船舶所有人委托他人看管触碰船舶能否免除其赔偿责任,首先应当明确船舶所有人是否为侵权行为人,如果船舶所有人不是侵权行为人,船舶触碰是由第三人的行为造成的,依照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八条规定损害是因第三人造成的,第三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可以认定第三人为侵权行为人,直接由第三人承担船舶触碰的赔偿责任,无须船舶所有人承担赔偿责任后再向第三人追偿。其次应当明确船舶所有人是否有过错及过错程度,如果船舶所有人以其与他人签订了委托看船协议主张免责,那么法院应当审查该协议中涉及看管船舶条款的具体约定,是否能够确保如果按该协议履行可以保证船舶安全。通常情况下,即使船舶处于停运状态不需要配备全部适航船员,也应当保留部分值班船员应对恶劣天气等突发状况。本案中,中海轮的船舶所有人没有在签订委托看船协议时约定有关配备船员的条款,该轮缆绳断裂随风漂移过程中船上没有船员操控船舶,最终船舶漂流了一段距离后撞向码头,对此船舶所有人存在没有在委托看船协议中约定配备船员的过错,应当被认定为侵权行为人,并对船舶触碰码头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综上,如果触碰船舶的所有人已经尽到其责任,没有任何过错,而损害又确系第三人造成的情况下,可以免除触碰船舶所有人的赔偿责任,否则不能免除其赔偿责任,不可抗力、紧急避险、受害人故意等免赔情况除外。

本案属于涉及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案件,在推动一带一路建设的大环境下,英美法系相关的法律制度值得我们借鉴,其中对物诉讼法律制度被大多数海运国家所接受。对物诉讼法律制度将船舶拟人化,比如将扣押船舶译为arrest vessel“逮捕船舶,船舶也可以像人一样作为被起诉的对象。其实质意义是通过采取逮捕船舶的手段,迫使船舶所有人应诉或者保释船舶,如果船舶所有人不应诉或者保释船舶,法院可以强制拍卖船舶偿还债务。如果我们按照英美法系的对物诉讼法律制度处理本案,则原告可以直接起诉触碰船舶,法院不需要审查船舶所有人是否为侵权人,也不需要审查船舶所有人是否有过错。在难以查清船舶所有人或者船舶所有人不出庭应诉的情况下,对物诉讼法律制度使诉讼简单,审理方便。而船舶所有人应诉的情况下,对物诉讼可以转为对人诉讼,不但可以用船舶的价值偿还债务,在没有全部清偿债务时,还可以对船舶所有人的其他财产采取强制执行措施。对物诉讼法律制度使诉讼简单便捷的优点,对我们的审判工作具有一定借鉴意义。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