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海事法院审判信息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案例指导 >民事
全站搜索
法院要闻
法院公告
文书样式

海上保险合同纠纷案

发布者:管理员  来源:本站  时间:2017-08-14

 

海上保险合同纠纷案

——保险人未证明除外责任情况下,应负赔偿责任,被保险人存在过错可减轻保险人赔偿责任

基本案情

201028日,原告变压器公司在被告保险公司投保了货物运输保险,保险公司签发了货物运输保险单。依该保险单的记载,被保险人为变压器公司,保险货物为一台变压器,保险金额为3418464.50美元,启运日期为201028,装载运输工具为卡车/海运“HAMRA”轮,自中国沈阳经中国大连至阿根廷拉普拉塔港(LA PLATA,ARGENINA),查勘代理人为C公司,险别为一切险。该保险单背面条款为中国人民保险公司198111海洋运输货物保险条款,该条款第一条责任范围第(三)项一切险的含义为除包括上列平安险和水渍险的各项责任外,本保险还负责被保险货物在运输途中由于外来原因所致的全部或部分损失”;该条款第二条除外责任约定,本保险对下列损失,不负赔偿责任:其中第(二)项为属于发货人责任所引起的损失

涉案变压器出厂前通过了变压器公司的检查检验,并由变压器公司签发了《合格证》。201046日,变压器公司与中特物流公司签订《阿根廷变压器运输合同》,约定由中特物流公司运输涉案变压器,起运地为变压器公司的工厂车板交货,目的地为阿根廷内陆电站现场,交货地为阿根廷拉普拉塔港;启运时间为2010222日,预计到达时间为2010422日;运输要求为运输过程中在纵向、横向、垂直的撞击力不能超过3g;变压器主体倾斜角度不得超过15度,船舶航行途中不能控制的情况除外2010223,承运人签发了提单号为CPERHA96827DALP1的清洁提单。依提单记载,托运人为变压器公司,收货人和通知方均为E公司,承运船舶为“HAMRA”轮,航次为968F00027V006,装货港为中国大连,卸货港为阿根廷拉普拉塔港,货物为一台三相变压器。201049,上述货物运抵阿根廷拉普拉塔港。2010417上述货物运抵收货人E公司的变电站。

2010723日,涉案保险单中约定的查勘代理人C公司出具《检验报告》。依该报告记载,2010624日变压器公司告知C公司涉案变压器有损坏后,C公司于20107612日、20日在收货人E公司的变电站对涉案变压器进行了三次检验,检验结果为变压器主体外部没有显示受损的迹象,但内部组件位移。该报告认为造成损坏的原因是缺少防止变压器主体的内部组件发生移位的紧固装置。2010811日, W公司聘请专家出具了涉案变压器的《损失分析》,结论为:1.涉案变压器没有做好向海外运输的准备;2.内部组件没有支撑好以防止在运输过程中的位移;3.根据过去类似损失的经验,变压器制造商的惯常做法是安装航运支撑以防止组件位移。201098W公司代表保险公司向变压器公司发出《拒付信》,认为涉案变压器的损坏不在保险单的保险范围内。2010920,保险公司向变压器公司发出书面通知,认为承保的变压器受损是由于发货人未对变压器内部组件采取必要合理的安全固定措施,从而导致的正常海运途中的移位、变形,不属于保单责任,不予赔付。201188日,变压器公司与阿根廷E公司签订了《300MVA-220KV+/-12%/132KV电力变压器供货合同补充协议1》,约定因涉案变压器未能及时交货,变压器公司向E公司支付违约金105万美元。变压器公司在阿根廷当地维修涉案变压器花费维修费用49.95万美元,对涉案变压器的维修进行全程监造,花费监造费用5.143万美元。变压器公司还派公司人员前往阿根廷参与维修。

事故发生后,变压器公司委托大连公司对SFSZ-300000/220 TH型变压器(与涉案变压器同类型)进行了运输强度试验及安全评价,2011927日的《检测报告》结论为:本次SFSZ-300000/220 TH 型变压器结构模型抗冲击及横摇试验以及有限元计算的结果证明,在3g4g的冲击荷载作用下,该装置的抗滑移能力和抗震能力符合GB50260-96《电力设施抗震设计规范》国家标准以及其它相关技术规范中安全系数的要求和规定,结构安全可靠。

保险公司委托大连海事大学海事司法鉴定中心对涉案变压器在运输途中可能遭受到的冲击力大小及涉案船舶在本次航线正常航行情况下会产生的横摇角度大小进行了鉴定,201325日的《鉴定报告》结论为:“HAMRA”轮本航次所载变压器主体无论在纵向、横向及垂向上都不可能受到3g以上的撞击力,变压器主体受到的最大撞击力为0.55g“HAMRA”轮在从大连港至拉普拉塔港的航程中,在航线所经航区正常的天气和海况条件下,会经常发生20°以上的横摇,发生25°以上的横摇也较为常见。

在变压器公司签订的买卖变压器合同中,在厂内试验、验收试验、性能试验等方面提及IEC60076标准,该标准为国际电工委员会标准,该标准要求变压器的制造单位应得知变压器在抵达安装现场的运输过程中,预计会受到的冲击、振动和倾斜的最大限值。

变压器公司向大连海事法院提出诉讼请求:1.支付美国AES公司阿根廷EDELAP项目违约金105万美元(折合人民币6863430元);2.支付给阿根廷LOSCONCE公司维修费49.95万美元(折合人民币3303142.77元);3.支付给美国DOBLE DNGINEEYING CO公司的试验监造服务费51430.14美元(折合人民币340314.31元);4.派往阿根廷人员其中12名员工的补助费用121392美元(折合人民币796889.92元)、飞机票费用人民币467800元、火车、出租车费用人民币3465元。

保险公司辩称,现有证据已经充分证明本案货损的原因是作为发货人的变压器公司对海运途中正常的运输风险估计不足,没有对涉案变压器主体内部组件施加必要的支撑、加固,致使其不能经受正常海运途中因船舶横摇而产生的倾斜,属于保险单约定的被保险人的过失所造成的损失以及属于发货人的责任所引起的损失这两项除外责任,同时也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以下简称海商法)第二百四十三条所规定的包装不当这一法定除外责任,因此,平安保险公司拒绝承担保险赔偿责任合理合法,

裁判结果

大连海事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为具有涉外因素的海上保险合同纠纷,因变压器公司、保险公司未约定适用的法律,根据海商法第二百六十九条规定,本案适用与涉案保险合同有最密切联系的国家的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作为变压器公司与保险公司的住所地、海上保险合同签订地、保险标的起运港所在国家,本案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变压器公司、保险公司之间的海上保险合同关系依法成立。若变压器公司变压器的损坏属于保险合同约定的一切险责任范围,那么保险公司应予以赔偿。本案中,变压器内部组件移位是由于运输途中船舶晃动所致,虽然船舶晃动相对于玉米等一般货物而言,不能构成海上运输的风险,但相对于变压器货物,因其在运输过程中对变压器主体倾斜角度有严格的要求,故船舶晃动相对于变压器而言,能构成海上运输的风险,属于一切险外来原因。本案中,保险公司拒赔的理由是认为承保的变压器受损是由于发货人未对变压器内部组件采取必要合理的安全固定措施,从而导致的正常海运途中的移位、变形,不属于保单责任。但是本案中,没有证据表明在变压器主体内部加装紧固装置是发货人的法定义务和责任,或者是运输变压器的航运惯例,也不能认为如果加装紧固装置就一定不会发生货损,故保险公司拒赔的理由不能成立,涉案变压器损坏属于保险合同约定的保险责任范围。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标准化法》第十六条规定,出口产品的技术要求,依照合同的约定执行。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标准化法条文解释》第十六条规定,出口产品的技术要求,依照合同的约定执行。1.本条是关于出口产品技术要求的规定。2.合同要求可以用我国的标准、进口国标准、第三国的标准或国际标准,也可以是其他技术要求。3.不得单独制定出口标准。本案中,变压器公司生产的变压器从我国出口至阿根廷,依据买卖合同约定的IEC60076标准,变压器公司应当预计变压器在海上运输过程中会受到的冲击、振动和倾斜的最大限值,但变压器公司仅在运输合同中进行风险提示,没有依据IEC60076标准在货物运输前进行风险预估。变压器公司作为发货人和变压器的生产厂商,比保险人对变压器的货物特性更为了解,其应当充分预计到海上运输的风险,做好变压器主体内部和外部的保护工作,诸如货物的包装、捆扎、紧固等工作,并保证变压器能够适应海上运输的要求,在途经航线常规的气候条件下,应能够承受船舶的正常晃动,避免因船舶的正常晃动发生货损,除非遇到台风、海啸、恶劣气候等超常规现象。而变压器公司疏于对海上运输条件的了解,对海上风险预计不足,没有在变压器主体内部加装紧固装置,这些显然使变压器主体内部组件发生位移变得更加容易,使运输的变压器处于危险之中。故不能认为变压器公司对其运输的货物尽到了充分的保护义务,其对货损的发生,至少是损失的扩大,应承担一定的责任。

综上,保险公司没有对保险单约定的除外责任尽到充分举证义务,不能适用除外责任。但考虑到变压器公司对本次货损的发生也负有一定的责任,故可以适当减轻保险公司的赔偿责任,酌情认定保险公司对货损承担80%的赔偿责任。关于赔偿的项目,变压器公司在诉讼请求中提出了四项赔偿项目,但其中第一项变压器公司付出的违约金,不属于保险合同约定的承保范围,不应由保险公司予以赔偿。其他三项诉讼请求属于变压器公司在修理变压器过程中产生的费用,应当由保险公司予以赔偿。关于赔偿的具体金额,应以实际发生的金额给予赔偿,故对于变压器公司付出的维修费49.95万美元和监造服务费51430.04美元,保险公司应按80%予以赔偿。关于变压器公司派往阿根廷人员的费用,变压器公司不能证明其派往阿根廷的所有人员都与本案有关联性,也不能证明变压器实际修理完的时间,对有的公司人员提前前往阿根廷、以及有的公司人员两次去往阿根廷等问题,都不能做出合理解释,而且在本院重审期间,针对该部分诉讼请求开庭三次,变压器公司前后计算的出差人员的费用相差50余万元,以上均表明变压器公司对其自身损失情况也不是很清晰,仅仅是把涉案变压器在阿根廷维修期的前后时间段内,其公司去过阿根廷的人员名单和费用交到本院。所以,本院不能确定变压器公司派往阿根廷人员的真实费用,但考虑到变压器损坏之后,变压器公司派人员前往阿根廷维修有一定的合理性,故只能酌情考虑给予适当的赔偿。结合2016418日的庭审情况,从出差人员去往阿根廷和回程的时间以及回公司报销费用的事由上考虑,对于静、王志强、祁明、张贺飞、刘纪锋、冷勇、张艳红是否因本案货损去往阿根廷无法做出判断,以上人员费用不予支持;对其他7人,酌情支持494323元,保险公司应按80%赔偿。变压器公司上述维修费、监造服务费、派往阿根廷人员的费用,保险公司按80%赔偿的金额为440744.03美元、人民币395458.4元。变压器公司支付的律师费、公证认证费、翻译费,不属于保险合同应当赔偿的范围,不应由平安保险公司赔偿。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二百一十六条、第二百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保险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特变电工变压器公司变压器维修费、监造服务费、派往阿根廷人员的费用,合计440744.03美元、人民币395458.4元;

二、驳回变压器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宣判后,变压器公司不服,提起上诉。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

海上保险合同纠纷是典型的海商案件。在本案的审理中需要解决两个难点问题:一是变压器内部组件的损坏是否属于保险人的保险责任范围,保险人是否可以适用除外责任条款;二是被保险人对货物损失的发生是否存在过错,是否尽到了对货物的充分保护义务。

关于第一个问题,由于本案的货物是从沈阳运输至阿根廷,路途遥远、海况复杂,货损的原因是否属于一切险范围内的事故,还是属于免责事故,难以准确确定。保险公司认为货损原因是缺少防止变压器主体的内部组件发生移位的紧固装置,变压器公司则没有举证证明货损原因。虽然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双方委托了大连理工大学和大连海事大学的专家做了模拟实验,但这种模拟的实验均不能准确说明保险货物在何时何地遭受了何种事故。最终,考虑到变压器货物在海上运输的过程中对主体倾斜角度有严格要求,我们认为海浪造成船舶超过一定角度的晃动相对于变压器货物,可以构成海上运输风险,属于一切险外来原因,由于该外来原因造成的货物损失,应当在一切险的承保范围内。关于保险人是否可以适用除外责任条款,因没有证据证明如果被保险人在变压器内部加装了紧固装置就一定不会发生货物损坏,二者没有必然的因果联系,这也不是被保险人的法定或约定义务,因此不满足除外责任第(二)项属于发货人责任所引起的损失保险人免责的约定,保险人不能适用该除外责任条款,而且这种内部紧固工作不能理解为包装,包装应当是针对外观而言。

关于第二个问题,变压器倾斜角超过15°时是否需要做好加固措施,我国1991101施行的国家标准《电气装置安装工程电力变压器、油浸电抗器、互感器施工及验收规范》(GBJ148-90)第2.1.4条规定:当利用机械牵引变压器、电抗器时,牵引的着力点应在设备重心以下。运输倾斜角不得超过15°”;该国家标准编制组编制的《电气装置安装工程电力变压器、油浸电抗器、互感器施工及验收规范条文说明》对第2.1.4条说明为防止变压器在运输过程中由于倾斜过大而引起结构变形,制造厂规定一般变压器的倾斜角仅允许为15°,船用变压器则可达45°,若一般变压器在运输过程中,其倾斜角需要超过15°时,应在订货时特别提出,以便做好加固措施。但因本案中,变压器公司生产的变压器是从我国出口至阿根廷,依据标准化法第十四条规定,强制性标准,必须执行。不符合强制性标准的产品,禁止生产、销售和进口。推荐性标准,国家鼓励企业自愿采用。标准化法条文解释第十四条第4项规定,不符合强制性标准的产品,禁止生产、销售和进口是指,在国内销售的一切产品(包括配套设备)不符合强制性标准要求的,不准生产和销售;专为出口而生产的产品(包括配套设备)不符合强制性标准要求的,不准在国内销售;不符合强制性标准要求的产品(包括配套设备),不准进口。标准化法第十六条规定,出口产品的技术要求,依照合同的约定执行。标准化法条文解释第十六条规定,出口产品的技术要求,依照合同的约定执行。1.本条是关于出口产品技术要求的规定。2.合同要求可以用我国的标准、进口国标准、第三国的标准或国际标准,也可以是其他技术要求。3.不得单独制定出口标准。从上述法律规定可以看出,出口产品时除非在买卖合同中约定适用我国标准,否则不应适用我国标准,故本案不能适用我国的国家标准《电气装置安装工程电力变压器、油浸电抗器、互感器施工及验收规范》根据涉案变压器买卖合同约定的IEC60076国际电工委员会标准,要求变压器公司应当预计变压器在海上运输过程中会受到的冲击、振动和倾斜的最大限值,但在本案中,变压器公司并没有做到这一点,其仅在运输合同中将涉案变压器主体倾斜角度不能超过15°进行了风险提示,在运输货物价值千万以上,运输路程又比较远的情况下,没有依据IEC60076标准在货物运输前进行风险预估,也没有对运输时一旦货物倾斜超过15°时制定任何应对措施,因此变压器公司存在照料货物的过错,不能因为对货物保险就减轻或者免除发货人应尽义务。由此,本院判决免除了保险人的部分赔偿责任。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