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海事法院审判信息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案例指导 >民事
全站搜索
法院要闻
法院公告
文书样式

航次租船合同纠纷案

发布者:管理员  来源:本站  时间:2017-07-10

 

航次租船合同纠纷案

    ——航次租船合同、运单证明的海上货物运输合同、货损货差、海上保险合同、出租人、承租人、收货人、承运人

【基本案情】   

 

原告平安分公司诉称:201598日,13833.32吨玉米装上“209”轮运往深圳,运单显示托运人和收货人均为象屿公司,运单上加盖有“209”轮船章;装货港为天津临港,卸货港为深圳。根据被告正盛公司与象屿公司之间的合同,正盛公司安排了货物的运输。该轮抵达深圳妈湾港后,实际卸货数量为13648.2吨,发生货物短少。20159月,象屿公司为本案玉米货物向平安分公司投保,平安分公司予以承保并签发了保单。平安分公司在扣除免赔额后向象屿公司支付了保险赔款310294元,依法取得代位求偿权。正盛公司和勤丰公司分别作为本案货物运输的承运人和实际承运人应对本案货物短少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故请求法院判令正盛公司和勤丰公司连带赔偿平安分公司货物短量造成的损失人民币310294元及其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息。

正盛公司辩称:不同意平安分公司的诉讼请求。一、平安分公司未取得被保险人的权益转让书,无代位求偿权,无权起诉正盛公司,其请求应依法驳回。二、正盛公司不对是否短重承担赔偿责任。1.2015731日,正盛公司与象屿公司签订了《船舶货物运输合同》(即航次租船合同),象屿公司为承租人,正盛公司为出租人,合同约定:所运货物原装、原卸,承运人不负责货损货差,托运人自行封舱,铅封交接;承运人不负责理货,由货主自理,损耗自负。据此,即使短重,依据合同的约定,也已经免除了承运人对短重承担赔偿责任。2.事实上也是托运人自行装、卸货,并封舱交接。此外,托运人按照合同约定的固定数量结算运费,表明货物交接不是按重量交接,该重量也不是确定承运人责任的依据。3.根据航运习惯与《国内水路货物运输规则》第64条之规定,运单中载明的货物重量对正盛公司不构成交接货物重量的证据。4.依照《水路货物运输合同实施细则》的规定,在卸货后货方未就船方交付的货物提出货损、货差的异议,故运输合同履行终止、承运人责任解除。5.平安分公司无证据证明其所主张的短重是因承运人运输中的过错行为导致的。三、平安分公司的请求数额无事实依据。综上,平安分公司的诉讼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应当予以全部驳回。

勤丰公司辩称:不同意平安分公司的诉讼请求。一、平安分公司起诉勤丰公司,主体不适格。1.平安分公司以正盛公司与象屿公司之间的《船舶货物运输合同》,代位象屿公司提起违约之诉。违约之诉的当事方,应当是签订合同者。2.涉案《船舶货物运输合同》实为航次货物运输合同,正盛公司为出租人,大连象屿为承租人,勤丰公司非该航次租船合同的当事人。根据合同的相对性,平安分公司无权依据该航次运输合同起诉勤丰公司,勤丰公司也没有向货方承担运输赔偿责任的合同义务。二、平安分公司要求勤丰公司承担连带责任无事实和法律依据。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5731日,象屿公司与正盛公司签订《船舶货物运输合同》,载明“承运人”为正盛公司,“托运人”为象屿公司,船名为“209”,货物为玉米,重量为13800吨,运费为64/吨,起运港为天津临港,到达港为深圳,装、卸船期限各72小时,受载日期为201595日±1天,合同上方载明“本合同经承租人与出租人签章后即行生效,有关双方之间的权利、义务和责任界限,适用于交通部《水路运输规则》及运价、规费的有关规定”,特约事项第2条载明:“船抵卸港卸货前海运费全部结清,按13800吨装货数量结算……”第3条载明:“所运货物原装、原卸,承运人不负责货损货差,托运人自行封舱,铅封交接。”第5条载明:“货物的质量、体积、件数,总价值均由托运人实际填写……”第8条载明:“承运人不负责理货,由货主自理、损耗自负。”合同还约定了其他相关事宜。

201598日,正盛公司安排“209”轮运输涉案玉米,勤丰公司签发了运单,载明托运人和收货人为象屿公司,货物为玉米,重量为13833.32吨;起运港为天津临港,到达港为深圳妈湾港,运单承运人处加盖“勤丰公司209”船章;运单左上角载明:“承运人、实际承运人、托运人、收货人的有关权利、义务,适用《国内水路货物运输规则》。”货物由天津临港港务有限公司装船,该公司与勤丰公司在货物交接清单上盖章,交接清单载明玉米重量为13833.32吨,吉林双盛粮食有限公司采购经理姜舒铭在交接清单下方载明:“封舱交接,运输途中发生霉变与船方无关”。20159152255分,“209”轮靠泊深圳妈湾港4号泊位,深圳公司进行卸货,该公司在单船作业统计单和货物交接清单上盖章载明实际卸货13648.2吨,所卸货物粉尘大、杂质多、水分含量高,勤丰公司在单船作业统计单上盖船章,并写明:“本航次货物封舱交接原装原卸。”象屿公司于2015818日向正盛公司支付了10万元,于2015916日向正盛公司支付了783200元,共计883200元(13800×64),与约定的运费一致。

20159月,象屿公司为上述货物运输向平安分公司投保,平安分公司予以承保并于201598日签发了保险单,保险单载明:“承保综合险,适用《国内水路、陆路货物运输保险条例》(2009921日修订)。附加短量险:1、保险责任至被保险货物卸入最终目的港码头堆场/仓库即行终止;2、短量事故绝对免赔率为整批货物保险金额的0.3%;短量计算为卸货港磅单数与起运港运单载明数量之差。” 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国内水路、陆路货物运输保险条款》第十三条约定:“货物发生保险责任范围内的损失,如果根据法律规定或者有关约定,应当由承运人或其他第三者负责赔偿部分或全部的,被保险人应首先向承运人或其他第三者索赔。如被保险人提出要求,保险人也可以先予赔偿,但被保险人应签发权益转让书给保险人,并协助保险人向责任方追偿。”货物抵达卸货港后,因货物交接清单载明的卸货重量少于运单载明的货物重量,象屿公司向平安分公司索赔货物短量保险赔偿金。平安分公司于20151016日在扣除免赔额后向象屿公司支付了保险赔偿金310294元。象屿公司未向平安分公司出具权益转让书。

【裁判结果】

大连海事法院经审理认为,平安分公司作为涉案货物运输的保险人向被保险人象屿公司支付了保险赔偿金,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二百五十二条第一款“保险标的发生保险责任范围内的损失是由第三人造成的,被保险人向第三人要求赔偿的权利,自保险人支付保险赔偿之日起,相应转移给保险人”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第九十三条“因第三人造成保险事故,保险人向被保险人支付保险赔偿后,在保险赔偿范围内可以代位行使被保险人对第三人请求赔偿的权利”之规定,平安分公司取得了在赔偿范围内代位象屿公司向第三人请求赔偿的权利。同时根据上述两条法律规定,取得权益转让书并非依法取得代位求偿权的必要条件,故象屿公司未向平安分公司出具权益转让书不影响平安分公司依法获得代位求偿权,对正盛公司和勤丰公司提出的平安分公司未取得权益转让书故而未取得代位求偿权的主张,不予支持。

象屿公司与正盛公司签订的《船舶货物运输合同》是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的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规定,且双方履行了合同,该合同依法成立、有效。《船舶货物运输合同》约定象屿公司与正盛公司之间的权利、义务和责任界限,适用《国内水路货物运输规则》的有关规定,虽然《国内水路货物运输规则》于2016530日废止,但因废止前双方当事人已将《国内水路货物运输规则》的有关规定并入合同,故《国内水路货物运输规则》中不违反法律规定的有关规定仍是合同双方当事人合意的内容,仍属于有效的合同条款。《船舶货物运输合同》约定正盛公司向象屿公司提供“209”轮全部舱位,装运约定的玉米货物从一港至另一港,由象屿公司支付约定的运费,并对装船时间、卸船时间、受载日期等做了约定,根据《国内水路货物运输规则》第三条第(三)项“航次租船运输,是指船舶出租人向承租人提供船舶的全部或者部分舱位,装运约定的货物,从一港(站、点)运至另一港(站、点)的运输形式”之内容,该合同系航次租船合同,正盛公司是出租人,象屿公司是承租人。《国内水路货物运输规则》第七十八条规定:“航次租船运输形式下,收货人是承租人的,出租人与收货人之间的权利、义务根据航次租船运输形式下运输合同的内容确定;收货人不是承租人的,承运人与收货人之间的权利、义务根据承运人签发的运单的内容确定。”本案中,运单载明的收货人系承租人象屿公司,故象屿公司与正盛公司之间的权利、义务根据航次租船合同的内容确定,平安分公司代位象屿公司对正盛公司提起的本案诉讼为航次租船合同纠纷诉讼,非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诉讼;正盛公司系出租人,非承运人。综上,对平安分公司提出的本案系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正盛公司是承运人的主张,不予支持。

航次租船合同特约事项第2条“船抵卸港卸货前海运费全部结清,按13800吨装货数量结算……”的约定表明实际装货数量与正盛公司无关,正盛公司就按照13800吨装货数量收取运费,无需核对运单上载明的货物重量是否属实;第8条“承运人不负责理货,由货主自理、损耗自负”的约定表明正盛公司对货物装船、卸船过程中的损失,以及在装货港、卸货港内发生的损失不承担责任;第3条“所运货物原装、原卸,承运人不负责货损货差,托运人自行封舱,铅封交接”的约定表明象屿公司负有封舱义务,只要在卸货港封舱完好,正盛公司就不对货损货差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平安分公司未证明象屿公司未履行封舱义务;在卸货港象屿公司(包括其委托人)核验封舱完好后才能开始卸货,象屿公司在卸货过程中未提出异议,对卸货港单船作业统计单上注明的“本航次货物封舱交接原装原卸”也未提出异议,且在开始卸货后的第二天(2015916日)按照约定的13800吨重量支付了运费,综上表明涉案运输系封舱交接、原装原卸,正盛公司依照合同约定不承担货物短量损失赔偿责任,故象屿公司不能要求正盛公司赔偿短货损失,平安分公司代位象屿公司要求正盛公司承担短货赔偿责任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勤丰公司虽然实际运输了涉案货物,但并非本案航次租船合同的当事方,象屿公司与勤丰公司之间无合同关系;《国内水路货物运输规则》中有关实际承运人的规定也不适用于航次租船合同的当事人,故平安分公司要求勤丰公司作为实际承运人与正盛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无法律依据。

综上所述,对平安分公司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二百五十二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第九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平安分公司的诉讼请求。

一审宣判后,双方均未上诉。

【典型意义】

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是典型的海商纠纷,具体又分为国内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和国际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国内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又分为多种,根据不同的合同性质,合同主体的权利义务也不相同。因此,在审理国内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时,首先要判断合同性质。本案是国内海上货物运输的典型模式,一次运输里存在四个主体——发货人、收货人、与发货人签订航次租船合同的出租人、给发货人签发运单的船方,四者之间可能存在不同的合同关系,因此,虽是就同一货物进行运输,当发生货损等合同纠纷时,向不同的主体、依据不同的合同关系提起诉讼,结果可能是不同的。同时,本案还涉及另一典型的海商合同——海上保险合同。在发生货损后,发货人或收货人首先向保险人索赔,保险人赔付后提起代位诉讼。

根据本案的诉讼争议焦点,总结如下:

一、根据法律规定、结合合同内容来判定纠纷是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还是航次租船合同纠纷。

《国内水路货物运输规则》已经于2016530日废止,但因该规则长期调整国内水路货物运输,故很多合同当事人仍旧在合同中约定“权利、义务和责任界限,适用《国内水路货物运输规则》的有关规定”。根据该约定,《国内水路货物运输规则》中不违反法律规定的有关规定仍是合同双方当事人合意的内容,属于有效的合同条款。《国内水路货物运输规则》对航次租船运输做了特别规定,因为与班轮运输相比,航次租船合同中的货方租用的是整条船舶或船舶的多个舱位,货方可以与船方协商确定合同条款,针对特别的货物做特别的约定。在出现货损等纠纷时,若承租人对航次租船合同的出租人提起诉讼,则是航次租船合同纠纷,无论该承租人是否是收货人。即,即使承租人以收货人的身份向出租人主张权利,即使出租人同时也是海运单载明的承运人,承租人(亦是收货人)与出租人(亦是承运人)之间的权利义务都要依据航次租船合同来确定。航次租船合同没有约定的,才依据法律规定。

若收货人不是航次租船合同的承租人,则收货人与出租人之间无航次租船合同关系。若根据承运人签发的运单,承运人是航次租船合同的出租人,则收货人可以依据运单向承运人(亦是航次租船合同的出租人)主张权利。若根据承运人签发的运单,承运人另有其人,不是航次租船合同的出租人,则收货人与出租人之间亦无运单证明的合同关系,收货人不能向出租人主张权利,仅能向运单载明的承运人主张权利。

二、用运单和磅单载明的数量之差未必能证明货物在出租人/承运人责任期间内发生了短量。

运单载明的数量通常为装货港磅单计重,该重量系货物装船前(甚至有可能是进港时)的计重,货物在港内可能发生损失,装船过程中也会洒落短量,故磅单计重并不能准确反映货物装上船的数量。这一点在《国内水路货物运输规则》第六十四条散装货物按重量交接的,承运人与托运人应当约定货物交接的计量方法,没有约定的应当按船舶水尺数计量,不能按船舶水尺数计量的,运单中载明的货物重量对承运人不构成其交接货物重量的证据予以体现。(虽然《国内水路货物运输规则》于2016530日废止,但若合同双方当事人在运单或航次租船合同或其他文件中载明他们的权利、义务适用《国内水路货物运输规则》的有关规定,则《国内水路货物运输规则》中不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的有关规定是合同双方当事人合意的内容,仍属于有效的合同条款。)同理,货物在卸货港的磅单计重或在目的港仓库内的计重,也不能真实的反映货物在船舱内的重量,货物在卸船过程中会洒落短量,在运至仓库过程中也可能发生货损。综上,装卸两港的磅单、运单或其他计重单据能证明货物自进港至运至目的港码头堆场/仓库过程中发生了短少,但并不能证明短量发生在海上货物运输过程中。故保险人可以凭磅单、运单载明的数量之差向被保险人支付短量险保险赔偿金,但却不能仅仅依据磅单和运单证明成功主张承运人/出租人应对货物短少承担赔偿责任。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